专注情感话题文章,让你看透感情上那点事!

看着我拉面的男人

  引导语:如果有人,我也会靠在人家门口看半天的,不管他在干啥。

  那个看着我拉面的男人实在讨厌,好几次我都想把手里那堆扯得一团糟的杂碎扔到他脸上。

  那面实在是不好拉,一拉就断。如果拉了而不断的话,在脱手之后,进入滚水锅之前的一刹那间,一定会像猴皮筋似地缩成手指头粗,最最细的也有筷子粗。但这不能怪我,只能怪揉面时盐放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那盐也是我放的。

  我把面团平铺在案板上,擀成指头厚的一摊,用刀切成指头细的一条一条,然后再拉——我看别人就是这样弄的,真的没错,但我同样这么弄——我一拉,它就不对劲了,它老断。我把两个断头连起来揉吧揉吧,搓搓捏捏接起来,再一拉,它还是断。我气了,双手一抓,左一下右一下揉成一团扔一边,另拽一根重新拉。

  这回,我把它放在案板上抻开,再搓得细细长长的,然后一圈一圈绕到手腕上,伸开胳膊一拉,往案板上清脆响亮地一砸——那“啪”的一声听起来倒是怪专业的,可惜这一下面全断开了,摔成一堆碎节,又迅速地猴皮筋似地回缩成一堆面疙瘩。没办法,只好再揉一团扔了再接再厉。

  于是这么折腾了半天,其中有一次眼看就要成功了,可下锅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给下到锅外了。

  我这边手忙脚乱,忙得鼻子眼睛都分不清了,那边水锅滚得沸沸腾腾,淤了几次。到最后,因为那些抹过清油又拉失败的面,重新揉在一起根本不成团,彻底拉不成了,只好揪一揪,扯一扯,掌心拍一拍,乱七八糟下到锅里请等饭吃的诸位凑合。样子虽然难看了一点,好在还能吃,反正没毒。

  于是,就这样下了一大锅胖乎乎的拉面,其中不乏奇形怪状的阿猫阿狗。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可气的是那个一直兴趣盎然地看着我拉面的臭男人。

  我们住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小村,几个月也不会有人突然来拜访。但偶尔也会有人推开我家的门往里面看一眼,比如眼前这位。

  我不认识他,显然,他也不认识我。如果他不是正挨家挨户地找人,就是这人一定有挨家挨户推开别人家的门往里看一眼的嗜好。看就看呗,看完就该走了吧?谁知他探头进来看了一眼,拉回门后,又重新推开再探头看了一眼。我说:“有事吗?”

  他不吭声。

  我又问:“找谁?”

  还是不理我。

  于是我也不理他了。专心对付眼前这摊惨不忍睹的杂碎。(感人爱情故事 )

  他索性把门大打开来来,靠着门框津津有味看起来。

  我实在是被看烦了,就扭头直直地也盯着他。可是这对他一点效果也没有。我说:

  “有凳子,坐不坐?”

  他就捞过一把小凳子,四平八稳坐下了。

  ——请想象我当时的愤怒。

  这人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又高又瘦,村里好像没见过这么个人,可能是转场经过的牧民吧。而且也具备牧民的某些特征:面孔黑红,双手骨骼粗大,举止和目光都十分安静、坦然。他就顺理成章地坐那儿,马鞭子往旁边矮柜上一放,好像面前在举行阿肯弹唱。

  “喂,你要干啥?”

  “你找谁?”

  “有事吗?”

  “干什么?你?”

  “坐那儿干嘛?”

  “想不想吃?”

  “好看得很吗?”

  ……

  没用。

  我真有点火了。我把面前那摊子杂碎拽了又拽,摔了又摔,使劲儿揉,使劲儿揉,权当在折腾他那张聚精会神的脸。

  真是的,又有几根耷拉在锅沿上了。我用手指头去撩,手指头又给火灼了一下,一惊,锅差点儿给掀翻了。我右手连忙去扶锅,左手上的一串面“扒搭”掉地上了。

  我能不生气吗?!

  “喂喂喂,你干啥呢?没事就出去!”

  “干啥呢干啥呢,这人咋这烦!”

  “出去!出去!”

  “出去!!”

  “出去……”

  最后你猜怎么着?——他居然笑起来了!

  若不是面前沸得一塌糊涂的锅等着我去收拾,哼,看我怎么对付他!

  我这边把看起来好像差不多熟了的面捞起来冰在水盆里,那边接着拉,接着下锅,再回头把过了水的面捞出来盛进一个一个的盘子里。这时第二锅又看起来好像熟了,再捞起来过水,再接着拉面下锅……虽然这里描述得好像有条不紊似的,其实,唉,不好说,总之弄得狼狈极了。那个男的笑得下巴都快掉了。

  我实在是拿他没办法……最后做好了只好先请他吃一碗。

  他吃完就走了,直到现在再也没见过他了。

  现在我面拉得实在太好了,可惜再没人在旁边看了。

  每天我一个人做好饭,汤汤水水,盆盆罐罐地打包给村头店里那些干着活,等着饭的人送去。一个人穿过安静明亮的喀吾图小村,白天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只有一只鹤,时不时会迎面碰到。我送了饭再一个人走回来,走过一个又一个安静的院落、房屋。我也想一家一家推门进去看看有没有人。如果有人,我也会靠在人家门口看半天的,不管他在干啥。真寂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