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情感话题文章,让你看透感情上那点事!

这样的交友之道,任何时代都不过时

  引导语:再好的友情也要建立在懂得的基础上,否则就只有友尽这一条路。

  似乎越来越多的人会发出这样一种感慨:朋友圈里没朋友,除了见缝插针的微商,就是各种晒,与之相呼应的也就是点赞之交(有时,连文字评论都懒得写上一两句)。

  有人说,一个人的深夜,长长的微信好友列表上面人头攒动,从上滑到下,却找不出一个能够倾谈的人。这样的孤独感,你是否也曾品尝过?

  在眼下这个不是忙忙忙就是买买买的时代,朋友,究竟是怎样一种定义?

  作家庆山有一句话,似乎显得悲观,却也道出一部分真相——所谓朋友,不过是锦上添花的热闹。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在往日里推杯置盏称兄道弟的情义,逢上一场雪中送炭,根本经不起考验。

  就像小学时候,音乐课上教授的一首歌曲,有两句是这样唱的: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心诚则灵,让我们从此是朋友。

  如今,社交工具五花八门,微信好友上千上万,联系号码一大串,朋友圈里好一片火树银光五湖四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即便如此,你是否依然在心里觉得,朋友,真正的朋友,始终稀少。

  任何时候,朋友都是千里难寻,以诚相见,是真朋友的标准,更是朋友的高级别——诤友的必备条件。

  在第一期《见字如面》节目中,有两封重磅级的信件,分别来自中国喜剧大师曹禺和着名画家黄永玉二位先生,一来一回的两封信,通过张国立和王耀庆深情并茂的演绎,让大家看到这两位艺术家之间真挚友谊,那真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诤友。

  先是黄永玉在信里指出对方艺术创作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他说:

  你是我极尊重的前辈,所以我对你很严。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都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命题不巩固、不缜密,演绎、分析得也不透彻,过去数不尽的精妙的休止符、节拍、冷热、快慢的安排,那一箩一筐的隽语,都消失了……

  写这封信时,两人虽然相慕已久,见面不过两次,而且收信人曹禺不仅是他前辈,更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如此直截了当,甚至可以说不留情面,真的好么?

  信写完,并未立马寄出,因为黄永玉回过头读了一遍,自己都觉得近乎诽谤。放了两天,想了想,终究寄给了对方。

  因为,真正的朋友,就应该像他在信中所言——我不对你说老实话,就不配你给予我的友谊。

  除了说老实话,他还表示愿意为对方的创作提供切切实实的帮助,“差遣就是”。

  收到信的曹禺呢,他在回信中说,“好像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人,从女神手里得到了不可数量的珍宝”。

  这封让他意外又甚为感动的信,被一页一页小心翼翼地收置于相簿,当他觉得疲乏或者失去信心的时候,就会拿出来读一读,从中获得继续写下去的力量。

  无疑,黄永玉这份满含火辣辣词语、指责他三十年来空洞、射中他要害的信,于他而言,是一记善意且激醒的鞭策。

  我能得到你这般坦诚、真诚的语言,是我的幸福,更使我快乐的是,我竟然在如此仓促机遇中得到了你这样真诚见人的友人……使我惊服的,是经过多少年来的磨难与世俗的试探,你保持下的纯朴与直率。(励志故事大全 )

  曹禺在回信中写下的这些话语,已经表明他对诤友黄永玉、对这份丰满、美好、深挚、诚厚感情的懂得与珍惜。

  真正的朋友应该说真话,不管那话多么尖锐。

  两人艺术大家的真挚友谊,让我想起奥斯特洛夫斯基这句名言。

  身处人情往来的俗世,面对大师之间这样一份情义,不得不说让人敬服且艳羡。作为拆信嘉宾的许子东教授坦言,我有很多作家朋友,也看到一些作家朋友的作品不如以前,可是我会跟对方讲吗?(答案不言而喻。)

  难得是诤友,当面敢批评。

  这是建国元帅陈毅,在晚年回忆起二十年前,某人当面指责他工作出现问题但未能被年轻气盛的他立马接受,静下心来细想一番第二天又登对方门进行自我批评的往事时写下的两句话。

  时代不断的向前,人心从不会改变。一方面,不愿得罪人;另一方面,不想被批评,也就有了冷眼旁观、人云亦云、忠言逆耳、严重一些的,就是口蜜腹剑(要比口剑腹蜜受欢迎得多)。

  大家都会这样想:我指出你的问题,我端出一碗苦口良药,到时好心当做驴肝肺,得不偿失,指不定还被认为多管闲事情商低,何必呢?

  所以,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被认为是高情商的一种表现,口无遮拦直言不讳,说得好听是为人直爽,潜台词其实就是“这人情商有些低。”

  读者阿正前两天发来一段文字,是他从微博上看到,结合近来一些生活感受,有所同感和启发,发来与我共享:

  1. 在别人意识到问题前,很多建议都会被当做挑衅。

  2. 建议点到为止,说出来是情义,接不接受是人家的权利。

  3. 提出建议人家不听,不要着急上火,因为你只是建议者,并不是别人的人生。

  4. 对陌生人赞美,对认识的人鼓励,对亲近的人建议。对所有人一视同仁,要么自己智商不够,要么情商太低。

  阿正觉得自己最近得罪了好些人,因为他习惯对别人存在的问题直言不讳,事实上对方未必接受,有时还误以为在挑剔、对对方存在意见,于是不但不领情,还开始在心里憎恨他。吃一堑长一智,后来就长记性了,在不很了解一个人之前,他不会轻易指出对方的问题。

  难得是诤友。之所以难得,是因为,懂得本身是一件难得的事。

  “对亲近的人建议”,有时亲近的人也未必领情,懂得的人才能领情。如果对方不懂,无法领情,那么,自己的一腔热情最终将付之东流。所谓交浅言深是不成熟的表现,不就是阿正所说的“在不很了解一个人之前,我不会轻易指出他的问题。”么?

  黄永玉与曹禺的情谊难得,不仅在于前者毫无保留的正直与坦诚,更在于后者直面自我的懂得与悦纳。世间一切美好、真实的情感,无不建立于懂得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