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情感话题文章,让你看透感情上那点事!

袖手旁观格言警句

  ●动手的人和袖手旁观的人比较,袖手旁观的人更坏些。因为他是懦夫 ----雨果

  ●是我认为自己缺乏让别人幸福的本领,我常常碰到朋友在面前哭诉,或是看到他们内心痛苦的样子,自己却往往只能袖手旁观而无法帮上任何忙。我曾经仔细思考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及自己有多少能耐帮助别人。不过,我还是希望喜爱的人能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有自己能帮忙的事就尽力协助。可是,我却对很多事情无能为力,连自己部甚感惊讶。每当我看到身边朋友痛苦时,我甚至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由我造成的。虽然我非常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但在现实生活中的我只能袖手旁观,也让对这件事产生诸多思绪。有时候我会设想,假如他们从来没认识过我,说不定会过着比现在更好的生活吧?以某个角度来说,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却成为我心底的重要观念。这个世界的幸运并非无限,如果有人说全世界的人都能得到幸福,那

  ●“白天的时候,你知道那个人不是卡巴内么?”——无名
“不,但没办法袖手旁观吧?”——生驹
“一般不都是袖手旁观么?”——无名
“那么这个一般就是错误的!”——生驹 ----生驹和无名的对话《甲铁城的卡巴内瑞》

  ●诸均说:“谈心当益的时候不地谈心当益,着开谈感情,人跟你感情的时候,你可那时谈心当益,你心能开去孩想什么,岁她国去孩别月别道别月别非不地是时比子上自己置于弱势受到伤害的一你他。”
“你以为嗷嗷的哭,不地能得到自己想可那时,反心当学里好作人看不起,那时能到底对你都没了什么,好作你这么委屈,好作你这么不甘心?”
明明是不甘心,对呀,不甘心,叶冯苦把觉向了一而还。
大约不地是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抛弃了一个好作我受累的,啥也不能想为我,或许我这向岁她想丑的妻子。
结果这个女人是个亿万富豪,跟在去自声比在一起的时候,水并什么也小家那生种上觉把不想为。
地可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挥格生不去。
你可那时告诉我了,我种上觉把一地可么容易不地风事手,在我艰难的时候选择袖手旁观。
在自己那时投岁她国去孩别月别道别月别自声心当学里选择一别月不归自声的时候,那时能依旧袖手旁观。
感情 ----向岁她想是矫情《快穿格生炮灰女配逆袭和好》

  ●我敢逃避现实,我敢见死不救,我敢袖手旁观,我敢不顾及别人感受,我敢什么都不管去浪迹天涯,但好可惜,我居然还有牵挂,我不敢不管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你对我的看法。
于是上面这段话变了,我不敢逃避现实,我不敢见死不救,我不敢袖手旁观,我不敢不顾及别人感受,我不敢落井下石,我不敢不坚强,我不敢不顾一切了,我变得胆小了,你愿意保护我吗?

  ●人们通常认为发生紧急情况时,在场的人越多,受害者得到帮助的可能性越大。事实则刚好相反,旁观者的存在会抑制个体的利他行为。现场人越多,人们就越倾向于袖手旁观,受害者获得帮助的可能性就越小。 ----Twentine《忍冬》

  ●其实你一开始也并不讨厌她
甚至,在班里有人开始“教训”她的时候
你觉得有点可怜
但某刻开始
你的想法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为了不成为大多数人的“异类”“敌人”
你选择了——
袖手旁观。
时间过了好久
你似乎有些麻木了
偶尔还是会说一句:好可怜啊。
但心里的潭水已经慢慢发酵
发生了变化
平静的水面下
翻涌着暗藏的,浑浊的波浪。
等待着······
等待着一个“正义”的理由
来任凭自己肮脏的洪水喷涌而出
然后彻底沦为一片
丑恶的沼泽。
雪崩的时候
没有一片雪花
觉得自己有责任。
你以为,
躲在人群中冷眼旁观,
就不是欺凌吗? ----卡里《复仇高中》

  ●记住,别人永远是旁观者除非你危及到了他们的生命,否则袖手旁观

  ●大部分的旁观者,最常用的两种态度是袖手旁观的冷漠和违心的演戏。

  ●悲剧终于来临,我早就预测到悲剧迟早会来临,我却袖手旁观任其发展,因为我深知对于罪孽深重的人,只手单券根本无法阻挡她们的行为。因为我深知悲剧的伟大,才想让她们体会悲剧的伟大力量,让她们彻底洗涤横跨三代的罪孽。并非我冷漠,倘若我举起一只手即会失去只手,瞄一眼即会令只眼瞎掉。就算我失去只手和只眼,她们的罪孽依然不变。不仅不变,反而会逐日加深。我并非因恐惧而束手或者闭目。只是私下认为大自然的伟大制裁比人的手眼更亲切,能让人在眨眼间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夏目漱石《虞美人草》

  ●我曾以为,此战一败,我将永世无法释怀。可日子还不是这样过来了。欢颜与绝望,悲歌与慷慨,无非是注定了要失眠的疯狂。我学会了在一杯烈酒里稀释自己,把灵魂还给袖手旁观的运数。本来就只是一个过客而已,又何必执着于,为路旁一阵夭折的风而叹息。哪怕光线柔和而近哀伤,哪怕影子瘦削而显修长。哪怕偶尔还记得,那阵风里,有过怎样年轻而不自知的,一无所有的成长。

  ●一隅苦笑,双膝一曲,跪倒在了寂寞大地之上,一时间觉得天地万物都已成为了一种虚幻。天地曾经的许诺,一字一字在他心头荡过,什么这一伦回,我三尊者自会袖手旁观。真是笑话,天地间最大的笑话。 ----波波《镜花水月》

  ●银河有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银河护卫队》

  ●那天,也是。
一个配得上绝望的好天气。
迷恋的正午、小街。
第一个角落。
光线是一场倾盆大雨。时间温柔极了,慢慢地。
墙上的容颜浅了。
一行涂写的问句挥发殆尽:“你遇见我来时的脚印吗?” 。
一面窗子,碎了许多年,玻璃切口裹着尘埃。
走过人家的后院。粗野的苍耳、蒲公英。大棵的艾草、生锈的玩具。连着童年,连着巨大的单纯,那个骑着梦境的孩子。
乱行、游荡、袖手旁观。
之后,有不停漂浮和不停沉没的乐声。
在下一个路口。街边,一架旧钢琴,黑色,像一棵徒然的菌类。
是城市的恩典。
演奏者都是路人,都是偶然与巧合。都是不相识。 ----昂放《博客》

  ●他被拥簇着走到法场正中,满地泥泞,太阳却是高照着,放眼望去,四边人山人海,却是鸦雀无声。“这就是祖国、这就是群众。”他心里想着,“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黑暗时代,他们在看我们流血。我们成功,他们会鼓掌参与;我们失败,他们会袖手旁观。我们来救他们,他们不能自救,如今又眼睁睁看着我们亦无以自救。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失败者。但是,他们不知道失败者其实也满痛快,因为失败的终点,也就是另一场胜利的起点。这些可怜的同胞啊,他们不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李敖《北京法源寺》

  ●你看到一个轩昂的人委顿,看到一个强大的人退缩,看到一个美丽的人猥琐,看到一个渊博的人战战兢兢……你能袖手旁观吗?只有看到落红满地,才能体验到繁花似锦的宝贵,然而一切已成往事。伸出你的手帮助他,需要力量和机敏,需要渊博和仁慈,还需要很多东西,比如健全的心智和温暖的手。 ----毕淑敏《女心理师》

  ●那个人是在我这里受过伤的人,让她好起来的只有我,还有不管谁说什么 那个人都是我的人 不管你在外面有夺帅 多了不起 多高贵 你没有资格喜欢她 也不要在她身边出现 你没有资格喜欢她 也不要在她身边出现 因为我不会袖手旁观 ----《逆转女王》

  ●在心爱的女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兰陵王》

  ●我们不能对别人的疼痛感同身受,其实于自己的疼痛又何尝不是只能袖手旁观。

  ●果然是在危难得时候见证一个人的品性,只有到那个时候,你才会知道她于你是危险的一个存在,还是安全的存在。
我不怨她的袖手旁观,能如此早的看透一个人是我的幸运。从此再也不会对此人寄予任何的希望、期望,两相安好,谁也不是谁的谁。
当你对人存情的时候,别人只是别人,他却不会对你有情,万物都是有因有果的,或许这个因是我自己种下的,只是我该庆幸,没有落井下石的一出戏

  ●人总是难免有一厢情愿的时候。平安无事的日子,你不会去想,你视之为知己的那个人,是否也把你当成知己。只有当你需要他的时候,你才会惊觉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原来,对他来说,你只是一个比普通要好一点的朋友。
你曾天真的以为,你们的友情是一辈子的。即使有一天,你需要他,他会支持你,会站到你这一边来。然而,到了这一天,他原来只会袖手旁观。
他没有对不起你,只是你自作多情而已。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条法例规定,你把某个人视作最好的朋友,对方也应该以此回报。
爱情有时候也像爱情,你爱他,他不一定爱你。不过,我们也许会对所爱的人深情的说:“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无关。”然而,对于朋友,我们却没有那么壮怀激烈。 ----张小娴《美丽的误会》

  ●我努力的去认识一切可以认识的人,
只是希望自己看起来不算孤单,
但我知道,
真正关心我的没几个,
袖手旁观,
我已知足。

  ●实际生活中,从摆满珍肴美撰的餐桌到临终时的灵床,从吊丧的孝服到节日的盛装,这种变迁的惊人之处也毫不逊色,只不过我们就是其中匆匆来去的演员,而不是袖手旁观的看客罢了,这一点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狄更斯《雾都孤儿》

  ●若说无缘,红尘滚滚天地茫茫为何你我相遇人间。
若说有缘,郎情妾意月下花前为何折柳相送溪边。
若说错缘,绝笔阑珊与君相离为何一世长情不减。
若说断缘,人卧孤舟箫声委婉为何长叹泪染青衫。
若说续缘,闲亭一曲道如初见为何又觉难回从前。
若说惜缘,粉面桃花人在面前为何故作视而不见。
若说随缘,策马天涯悠然自得为何日日心有所念。
若问何缘,浮世清欢袖手旁观终归一句人在尘寰。

  ●我可以抵挡外界涌来的刀山火海,却难以原谅奋战时你的袖手旁观。越在乎,越苛求,越失望,越难堪。

  ●其实这个人已与我无关,手机里的他笑的多灿烂,不过是一直很忙,无用的资料忘了删;
其实这个人已与我无关,他前面的路是光明暗淡,我决定袖手旁观,至少不能比他更慢。 ----田馥甄《这个人已经与我无关》

  ●句赏析 ▼发布搜索
若说无缘,红尘滚滚天地茫茫为何你我相遇人间。
若说有缘,郎情妾意月下花前为何折柳相送溪边。
若说错缘,绝笔阑珊与君相离为何一世长情不减。
若说断缘,人卧孤舟箫声委婉为何长叹泪染青衫。
若说续缘,闲亭一曲道如初见为何又觉难回从前。
若说惜缘,粉面桃花人在面前为何故作视而不见。
若说随缘,策马天涯悠然自得为何日日心有所念。
若问何缘,浮世清欢袖手旁观终归一句人在尘寰。

  ●你明知我陷入困境却袖手旁观。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也许是最后一次。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 ----卡勒德·胡赛尼《追风筝的人》

  ●不祥的玄光蔓过思行河,滔滔长河悄然蒸腾,唯余一河泥沙,眼见离那座祈福的高台不过数丈,橘诺已晕了过去,唯余倾画仍勉力支撑。危急时刻,高台旁的浓云中却蓦然浮现一个人影。息泽神君。终归是一场灭族的大劫,一向逍遥的前代神官长亦不能袖手旁观。